孪生老地铁

你们以为我会在这里放东西吗?太天真了!!……好吧我放了。【表情如头像】

冻成狗想到的小段

脑漏,现趴,真没头没尾,想啥写啥,看看就好。不会补完的。






  东方未明连续一星期的感冒在喝下沈湘芸的感冒药后,第二天就奇迹般地好了。然而现在又出现新的问题。

  任剑南接到东方未明的紧急电话后,赶忙从音乐室跑到楼下的画室。一进门就看到刚才的拨号人脸色苍白发虚冒汗的样子。
  “未明兄?!”任剑南上前扶住迷糊着要倒下的未明。对方感知第二人的存在,虚弱地抬起头来。
  “剑南……呀……”
  “怎么了未明兄,这是不舒服吗?你等等我这就送你去……”
  未明伸手表示不必,他倚靠在剑南身上说道:“带纸了吗?”
  “什么?”剑南的思维一下转不过来。
  “我觉得我快憋不住了。”
  未明面露难色,大有你再不来帮我我可能今生英名毁于此地的模样,“我想跑厕所。”
  “……”
  哦合着你叫我来让我违心逃了仙音姐姐的课从楼上跑到楼下就是给你送纸巾了是吧,别介啊,我很好奇这十几年来你堂妹是怎么照顾你的,风小姐你累伐?
  当然作为温润派角色,这种话说出来明显画风不对,他最后选择在心里腹诽。

  放学准备带着东方未明一块回宿舍楼的荆棘前后等了五分钟始终见不到来人后,确定这是自家蠢师弟一星期一次的不作不死,便决定上去破了画室门把师弟拽出来顺便揍一顿。
  然而进门就看到在角落位置蜷起身子低声呜呼的东方未明。
  等不到人的盛怒转为好笑,走过去敲了敲他面前支起的画板。这情景怎么看怎么像是……
  “怎么,和师妹一样一个月不方便几天了?”
  未明抬眼,用哀怨的眼神瞅着一脸看好戏的师兄,放开捂在肚子上拜托剑南买给他的热豆奶,一张嘴语气无不透露着可怜兮兮。
  “二师兄,我坏肚子了!”
  顿了顿,“大师兄的锅!”
  待他把昨天怎么着凉感冒了又怎么被大师兄连哄带骗地喝下湘芸新调配的中药后,荆棘难得在看他的眼神里闪过一丝怜悯。
  谷月轩,骗就算了,用好感度威胁别人是不对的。

评论
热度(17)

© 孪生老地铁 | Powered by LOFTER